热血传奇完整客户端|热血传奇电脑版官网
為了大地的豐收
 丹東新聞網 2019-05-27 07:16:26

曾經,全國每種植六棵玉米,就有一棵是丹玉。作為丹東農業科學院的驕人成果,丹玉系列玉米的名號不僅丹東人耳熟能詳,也響遍了全國的田間地頭。魯寶良是“丹玉”背后的“丹玉人”之一。作為丹東農業科學院玉米研究中心課題主持人,他已經在玉米育種事業上干了32年。

農民的兒子

今年54歲的魯寶良出生于遼寧岫巖的一個農民之家,父母艱苦務農所得收入,只夠這個家庭勉強維持生計。成長在這樣的環境中,魯寶良比任何人都了解農民的辛苦,也比任何人都希望農民的生活水平得到改善。因此,魯寶良立志從事農業,為農民服務,讓農民的生活好起來。

十幾年寒窗苦讀,魯寶良如愿考入沈陽農業大學農學專業,1987年大學畢業后,分配到丹東農業科學院從事玉米育種工作,一干就是32年。“這輩子沒干別的,也沒想過干別的”,魯寶良笑著說,“還有幾年就退休了,太快了。”只有摯愛,才會覺得汗流浹背耕作在田間地頭的三十多年,只是彈指一揮間。

候鳥般生活

玉米育種是個周期十分漫長的工作,一個新品種從選育、測配、栽培到推廣上市,哪怕一路綠燈,也至少要十年。而這期間,拋開幾千份材料付之一炬的意外和辛苦數年都無法成功選出好品種的沮喪,單是每天工作對體力的巨大考驗就足以讓常人望而卻步。

在育種的過程中,需要調查玉米生長發育各個時期的特征、特性和各種病蟲害發生情況。魯寶良經常要從早上五六點扎進田里,一呆就是12小時,吃不上飯是常有的事兒。每年6月末至8月初,是丹東最炎熱的時節,也是丹東玉米開花期的關鍵期,魯寶良和團隊要為幾萬株玉米套袋授粉做記錄。

2018年夏天,丹東經歷了前所未有的高溫,7月末8月初的那幾天,最高氣溫超過38℃,魯寶良和同事們卻依然奔波于田間地頭,最后大半個團隊的人都中暑嘔吐。

為了加速玉米育種進程,將育種周期由一個變為兩個,每年10月至次年3月,魯寶良還要到海南進行一次異地種植。12月份的海南晝夜溫差大,早上進試驗田時玉米葉片上掛滿露水,不一會兒衣服就被浸透,魯寶良要忍著關節風濕痛繼續工作。“現在條件好多了,九十年代那會兒我們在海南沒有電,用的都是煤油燈。那時候不像現在通訊這么發達,和家里聯系都靠電報。”候鳥一般的生活,注定了魯寶良對家庭虧欠許多。

碩果累累

吃得了常人吃不了的苦,自然也取得了常人望塵莫及的成績。這些年來,魯寶良獲得的榮譽實在不勝枚舉,由他主持及參與審定的國審玉米品種有3個,省級品種20多個,丹玉99號等自交系組配的玉米雜交種累計種植面積1.9 億畝,增產96.1億公斤,增加經濟效益192億元。

去年,魯寶良被評為遼寧省優秀專家,還獲得了國務院特殊津貼,而他卻認為成績是團隊的,自己只是“運氣好”。在和魯寶良的交談中,他幾次提到“運氣”這個詞。“搞農業是要靠點運氣,有時候確實是看天吃飯。”但話鋒一轉,魯寶良說:“但我們把該做的、能做的都做好、做踏實了,才有資格談運氣。”

為了大地的豐收

成績已經如此耀眼,可魯寶良卻仍有遺憾,比如曾經與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失之交臂。“不是看重榮譽,而是看重榮譽帶來的項目資金支持和后續政策扶持,這些對丹東農業的發展、影響力是不可估量的。”農業是一個沒有終點的行業,要不斷從零開始,當下丹東乃至全國的種業發展都面臨著嚴峻的考驗,既是挑戰,也是機遇。“我們急需一個以不變應萬變的玉米品種,適宜機收、耐密、擁有強大的抗病抗倒抗逆性,這是我接下來的目標。”

“常有人問,做這個行業到底是為了什么?我跟他們開玩笑說,為了大地的豐收啊!”其實,魯寶良的話并非玩笑,而是他一生真真切切的夢想與追求。 記者 李佳澤

編輯: 劉思玘

相關新聞閱讀

二維碼掃
關注官網微信
丹東新聞

圖片新聞

热血传奇完整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