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传奇完整客户端|热血传奇电脑版官网
第五站:永甸鎮
轉型升級  古城新生
 丹東新聞網 2019-07-26 07:16:21

永甸鎮地處寬甸中南部,面積299平方公里,人口2.7萬人,12個行政村,東南瀕臨鴨綠江,與長甸鎮、紅石鎮等鄉鎮相鄰。作為上世紀的工業大鎮,近年來,該鎮在突出項目建設,形成對鎮域經濟支撐力和牽動力的同時,發揮農業基礎地位作用,在培育特色產業、精品農業上實現新突破。

轉型之路上的曙光

7月24日下午,在窯場村12組一家紫蘇專業合作社,記者看到40多名工人正在清洗腌制蘇子葉。“這是半成品加工,腌制好的蘇子葉將運至大連進行精加工,出口到韓國。” 合作社負責人李長鵬過去是當地一家鎂礦廠的管理人員,58歲的他現在已成功轉型,投身于農產品加工。

工人們在加工蘇子葉

2017年,李長鵬結識了一位韓國客商,了解對方正在尋求蘇子葉初加工合作伙伴。“我們那兒土壤肥沃,有成功種植紫蘇的例子。”抱著試試看的態度,李長鵬回到家鄉流轉100畝土地種植紫蘇,經檢驗,產品各項指標符合合作方的要求。第二年,李長鵬辦起了紫蘇專業合作社,并發展周邊毛甸子、石湖溝村民加入,畝數擴大到1000畝,今年又在原來的基礎上增加1000畝。

第二年,李長鵬就掙了一百余萬元。在可觀的效益面前,李長鵬認為這不太重要,更重要的是讓周邊數百戶村民找到了新的致富方向。“每天在種植基地采摘蘇子葉的村民能收入150元。”李長鵬說,來基地打工的不但有附近村民,還有從鎮上工廠下崗分流來的工人。

“以前全鎮90%的財稅靠工業,如今我們正處于轉型爬坡期。”該鎮領導介紹,永甸礦產資源豐富,有鎂、鐵、硅石、硼石等18個品種,過去鎮里有地方國有大礦2個,民營規模以上資源性企業14家,過去是全縣數一數二的工業大鎮。近些年,這些“老字號”受開采受限等影響,全部關閉停擺,擺脫資源型經濟成為永甸繞不開的坎。

當天在窯場村2組采訪時,記者遇到在這里為柞蠶“掛籽”的周國夫婦。只見他們將一張張蠶蛾產在紙上的卵剪成數塊,小心翼翼掛在樹杈上。“明天就會出小蠶了。”在接下來的3個多月的時間里,周國將睡在山上與蠶為伴。37歲的周國原來也曾在礦企上班,回到家里后出門打過工、種過蘑菇,但總覺得還是養柞蠶這個老產業踏實。苦是苦點,只有付出才有回報,周國說,去年5000多張蠶賺了8萬多元。

工業低迷農業補。窯場村有村民570戶,竟然有100余戶放蠶,在該村10組家家戶戶放蠶。在培育特色產業、精品農業上下功夫。”鎮領導介紹,永甸在將板栗、柞蠶兩大傳統項目做強的基礎上,又發展草莓、林下參、山野菜絨山羊等項目,產業轉型升級路正迎來曙光。

山溝里的垃圾分類

走進該鎮軍民村時,整潔的道路、統一的墻體、干凈利落的村容村貌讓記者眼前一亮。

“垃圾分類在我們的山溝里也落實了。”當天上午,在軍民村村委會一房間內,村婦女主任王秀芳正帶領3位村民對有害垃圾進行再整理。

“剛開始我們心里也打鼓,但隨著垃圾分類深入實施,漸漸認識了這項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王秀芳介紹,現在來看分類處理并不是增加工作量,而是大大減少了垃圾運量。

王秀芳介紹,剛開始推廣垃圾分類,有人不理解。但后來工作做細致了,村民們漸漸開始配合了。村里發放了640個垃圾桶,清除了原來的36個垃圾池,村民們也都簽訂了垃圾分類承諾書。村黨支部書記王福生每天通過微信示范,如今,垃圾分類已經成為村民的自覺習慣。

大奠堡和永奠堡

在鎮里,采訪組幸運地碰到了一位62歲、家住坦甸的村民。這位名叫馬孝忠的村民告訴記者,明代中后期設立的大奠堡即坦甸,他小的時候曾看到過城墻。到了上世七十年代,城墻大多被毀壞了。

?

從鎮里出發,采訪組一行又來到了坦甸村2組。村里有一所學校,學校院內一角有一座藍色的房子,房子里存有一座“創筑大奠堡記”碑。碑上字跡大多保存完好。從文字可以分析出,坦甸村2組即為當年的大奠堡所在地。

當地72歲的村民姜浙春告訴記者,大奠堡長約300米,寬近200米,城的四角各筑有一角臺,城內還有一座呈半圓形的甕城,現在墻體大多都已經消失了。“記得有一天下雨,我在一塊石頭下面看到了一些銅板,細看是萬歷通寶,那天一共撿了十幾枚。”

《寬甸縣志略》里說:永甸城即明永奠堡。永奠堡建于明萬歷三年,現尚存一段城墻位于永甸村6組。當地69歲的畢國福曾就讀于永甸中心小學,學校位于城墻的東北角,那里有一處斜坡。畢國福回憶,在他小的時候,城墻保存得很完好,墻也特別厚。上世紀大部分城墻都被毀壞了。“城墻沒拆前,我想,這城墻怎么這么長這么高。等后來長大一點了,就壯著膽子從斜坡爬到了城墻上。爬上去才發現到處都是雜草和小樹,顯得很破敗。”

孫秀文和純種絨山羊

養羊,是遼東山區的一項傳統養殖,但若想把羊養好、養出名堂,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永甸鎮的磙子溝村有12個村民組,每個組都有好幾戶養羊,12組的孫秀文養羊28年,他養的羊上過中央電視臺。

7月24日,在孫秀文的養殖場,記者見識了純種絨山羊,個個體型健碩,大劉海,長腿毛,其中一頭被喚作“北極熊”的家伙,體重150多公斤。多年以來,孫秀文一直致力于優中選優,不斷提純,別看他只念了7年書,一說到羊張口閉口都是基因、試管、雜交。在跟記者的交流中,他指著圈里的一頭羊告訴記者,“它來自22年前的凍精改良,你看它多健康、多漂亮!”

最讓老孫津津樂道的,是遼寧電視臺黑土地欄目搞的一次絨山羊剪絨現場擂臺賽,老孫的羊在決賽中,以2.6公斤的成績拿下第一名,不久后,這期節目還上了中央電視臺。

孫秀文的羊每頭都有名字,“北極熊”、“羊皇上”、“大瓦檐兒”等等。這樣做一個是因為喜歡,還有就是為基因種群的需要。這些年,孫秀文的純種絨山羊作為種羊賣到了全省各地,甚至賣到了內蒙古草原。他說每只羊都是自己從小到大侍候的,有感情,經常會想起它們。

丹東日報社融媒體報道組

趙小剛 刁慶峰

侯春林 文并圖

?

編輯: 方曉明

相關新聞閱讀

二維碼掃
關注官網微信
丹東新聞

圖片新聞

热血传奇完整客户端